www.msc66.com_www.msc66.com-【理念知名】

来源:银联闪付究竟有多可怕:碰一下就能倾家荡产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9-11-14 08:41:31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  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[网连中国]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#标题分割#你有多久,没在报刊亭买过杂志报纸了?曾经,报刊亭可能是除了菜市场和博物馆外,最具特色也最能承载共同记忆的公共空间,它像点缀在城市里的文化纽扣,承载着一代代人的记忆。曾经的我们,或许是某本杂志的粉丝,会在每月固定的日子去固定的书报亭,与店主有一份心照不宣的交集。如今,随着数字化阅读时代的到来,作为陪伴一代人成长的报刊亭早已变了模样,甚至正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。你的城市,还有报刊亭吗?呼和浩特:曾经的报刊亭现在的小卖部“‘报刊亭’这仨字我都快回忆不起来了。”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伟伟说,在她的印象中,报刊亭是不经意间从生活中消失的。如今走在呼和浩特的路上,已经看不到多少报刊亭了,偶尔遇到还在营业的,也都摆满了零食以及各种饮料。“我是2005年来呼和浩特工作的,那时候街上的报刊亭还随处可见,我也会定期去买报纸杂志。”郭伟伟说,“现在单位给定了报纸,杂志一般都在便利店和网上买了。现在的报刊亭对我来说,更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卖部。”上海:报刊亭是现代大都市的小情怀“以前每天去报刊亭买杂志,就像现在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”毕业快十年的秦女士是某周刊的忠实粉丝,上大学的时候,她每期都会买。“那时候觉得很贵,每本要15元,毕业时回想,自己最大的财富应该就是那些一期不漏的杂志。”秦女士感叹,曾经分布在上海的各个角落的报刊亭,体现了上海这座现代大都市极具情怀与温度的一面。“虽然现在手机里装了好多电子书APP,但始终觉得缺点什么,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‘仪式感’吧!”合肥:卖零食成了报刊亭生存的救命稻草“智能手机和网络阅读的普及对实体刊物的冲击很大。”在安徽合肥,50多岁的欧女士从2013年开始经营报刊亭,如今她的报刊亭里只有寥寥几本杂志,报纸也已经不再卖了。“早上摆多少份报纸,到晚上关门还是多少份,完全卖不动。”欧女士说,报刊亭是他们夫妻俩唯一的收入来源,“报刊没人买,但我们还得生活,只能靠卖水、卖零食、打印、复印、代缴水电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来维持生计。”厦门: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的日子或为追忆报刊亭数量的减少,让许多有读报习惯的中老年人不得不开始学习用电子产品获取信息,但他们还是怀念去报刊亭购买报纸的感觉。王先生是一位“老厦门”,在槟榔东里居住超过30年。“豆浆油条一张报”是他每天晨练完回家的标配。王先生回忆说,之前在湖明路上有一座报刊亭,每天晨练后,他都会顺路买上早餐和报纸。“不知何时开始,报刊亭消失了。”他感叹,“现在想要买报纸,得徒步一公里多到莲坂天桥下面的报刊亭,真的很不方便。”武汉:保留报刊亭,是保留老报人对它的怀念在62岁的医务工作者张先生看来,城市报刊亭的多少、读报人的多少、报纸质量内容的好坏都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息息相关。“我一直喜欢读报,喜爱报刊亭。”张先生介绍,由于自己工作的原因,年轻时经常出差,每到一个城市,行李一放,就到酒店门口找报刊亭、买报纸。“虽然现在其它形式的媒体很多,平时阅读也很方便,但它们都缺乏那种报纸那种扑面而来的那种震撼和满足感。”张先生说,“我希望每个城市尽可能保留报刊亭,保留报纸,保留我们这些老报人对它的怀念。”长沙:一天就赚三四块,坚守只为情怀“算起来,我们这家报刊亭开了都快20年了。”蔡奶奶在长沙市一中附近经营一家报刊亭,售卖报纸、杂志为主,矿泉水和零食卖得很少。说起经营状况,蔡奶奶叹了口气,“以前报纸卖得好,现在生意不行了,年轻人都看手机去了,现在来光顾的都是附近的老街坊。一天下来,也就二十多个老顾客来买报纸,总共就赚三四块钱。”蔡奶奶说,这家报刊亭原本是他老伴儿在经营,但6年前老伴儿生病去世了。“其实这几年都是入不敷出的状态,但这是老头子的念想,我和儿子会坚持到撑不下去的那天。”南宁:光顾报刊亭的人通常是买水或者问路广西大学正门有两家报刊亭,其中一家已经关闭。另外一家报刊亭的柜台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,只在不显眼处放着《南宁晚报》《南国早报》两份报纸。为了贴补家用,50多岁的廖先生去年9月从玉林来到南宁,在儿子承包的报刊亭帮忙。廖先生说,报刊亭位于公交站和地铁口交接的地方,光顾的人并不算少,但通常都是买水或者问路,真正询问书报杂志的却没有几个。廖先生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租金要1000多元,基本月利润刚抵消租金,剩余的没有多少。“一份报纸才卖2毛钱,手机上信息那么丰富又新鲜,年轻人基本不会买报纸来看的。等今年9月份合同到期,我们就不做了。”海口: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是情怀“现在工作都比较忙,能闲下来读一下自己喜欢的报纸或杂志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”家住海口的李女士说,定期阅读杂志和报纸,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“虽然现在网络发达,很多人手机不离手,电商的出现也对传统书店和报刊亭等行业的冲击很大。但对我来讲,回家的途中或晚上散步的时候在报刊亭买上一份读物,才是‘生活’”。李女士还感叹,现在的报刊亭少了,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。“但就算多走两公里,我也还是希望到报刊亭去翻一翻、看一看,这是一种情怀。”重庆:怀念报刊亭,就像怀念自己的青春时光沙坪坝区是重庆的文化区之一,南开中学就位于沙坪坝区核心商圈附近。对于不少南开学子来说,学校门口的报刊亭是他们学生时代最重要的回忆。2015级学生王珊珊回忆说,在高三的紧张时刻,去学校门口的报刊亭买上几本杂志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之一,“我们会把自己买的杂志在全班传阅,大家一起分享,在当时这是班里的一个‘传统’。到现在我还是很怀念那些报刊亭,怀念它们,就像怀念我的青春时光。”乌鲁木齐:刊物寥寥副食品成为报亭“主角”今年57岁的陈怀英,已经从事了20年报刊亭生意,从乌鲁木齐铁路局商圈搬迁到汇嘉时代旁,她见证了这座城市报刊亭的历史变迁。“现在手机上各种新闻资讯应有尽有,没有多少人会再专门跑来买报纸了。以前一天能卖五十多份报纸,现在我都不敢进报纸了,一天十几份都卖不到。”如今在她的报刊亭里,报纸被放置在了货架的最底层,刊物也是寥寥无几,取而代之的是零食、饮料、香烟等副食品。(曾帆、李睿、龚莎、苗子健、陈博、张沛、王郭骥、何萌、朱晓玲、枉源、姚於、韩婷,实习生罗月颖)

编辑:www.msc66.com_www.msc66.com-【理念知名】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wuhen16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百站百胜: 不忘舊恨!川普連發文讽刺麦凯恩但又说錯了 药明生物扬逾半成去年纯利增1﹒5倍 大连港:张乙明辞任执董及董事长职务 羽生结弦陈巍冬奥后首次PK世锦赛外媒更看好羽生 《都挺好》姚晨到底多有钱?我算出来了 国奥23人大名单:张玉宁入围前中后场各有人落选 中国救援队:见埃航同胞遗物觉生命二字沉压心中 工信部:不得利用“携号转网”实施恶性竞争行为 Tilray大麻销量较去年增长一倍多股价盘后大涨3% 91岁李兆基将辞任恒基地产主席:将继续为集团服务 天然氣油罐車爆炸起火洛市居民以為恐襲 新西兰6天禁枪,美议员:我们最惨枪击案都过去6年了 汤亮代表:民营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须迈过转型升级坎 十米外单脚压哨三分!你们的高富帅回来了-gif 研究生大清退这十所高校已出手 苹果输了!iPhoneX等被判侵权需赔偿高通3100… 胜利延期入伍申请被批准将继续配合警察调查 女孩健身1年从58练到53公斤网友:胖的刚刚好! 国管公积金要“认房又认贷”?客服人员:暂无变化 中骏超额完成销售目标未来5年发力长租公寓 对于中国崛起默克尔说了句公道话 7个00后组队开发性教育游戏讲了教科书里没有的知识 深击|锤子生态链梦碎:中小手机厂商的野望与败局 动力电池企业2018年超半数净利润下滑竞争愈演愈烈 中国一留学生在新西兰失联当地警方:正全力搜寻 2019机遇之城在哪里?京沪港穗深排前五 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:已成功抵制美国的制裁 定位紧凑型电动SUV曝红旗E-HS3量产版谍照 产业互联网为何深受腾讯及阿里巴巴的关注? 特斯拉任命新首席会计官:曾供职于SolarCity NBA官方暗示字母哥去湖人!T恤上的毒奶(图) 比起秀风景,这些春天的网红餐厅更能称霸朋友圈! 315晚会点名电子烟京东、苏宁易购已搜不到相关产品 33岁央视主持人李思思素颜照曝光,不化妆时她原来长这样… 腾讯于2018变形:游戏营收继续下滑小程序将担大角色 效仿20年前微软案密西西比拟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诉讼 西野加奈生日当天宣布结婚丈夫是前经纪人 华强北变脸:柜台走出亿万富翁如今2000商户被迫搬离 10年里7次失败但百度还要来抢阿里京东的地盘 阳光油砂去年度亏损收窄至1.27亿加元不派息 马斯克:特斯拉上海工厂建设一切进行的很快 三角肌训练最容易疏忽的八个问题 英反恐警务负责人:将支援新西兰调查清真寺枪击案 2019款奔驰GLA上市售价27.13-39.58万… 把这图给杜兰特欧文看!加上锡安,超级四巨头! \"天下第一村\"华西村遇资金困难?董事长:没有的事! 近视康复机构乱象:夸大虚假宣传效果微弱甚至有风险 汇丰梁兆基:加息周期告终香港楼价势再上升 领克03多款新车消息高能版4月发布 美又阻挠华为海底电缆项目专家:典型的做贼心虚 为实现2020年自动驾驶商业化日本修订道路法规 LyftIPO已获得超额认购估值或超过230亿美元 裕元集团:黄明富将退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何丽康接任 河南固始公交车车祸4死15伤:伤者多为吃宴席村民 只想靠韓國瑜?藍打回原形 相隔13年合演《怒火》谢霆锋挑战宇宙最强甄子丹 飞思现价再涨逾三成去年纯利增26% 江苏响水爆炸事故续:环境监测指标恢复正常范围 近视康复机构乱象:夸大虚假宣传效果微弱甚至有风险 习近平在意大利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俄媒:小米和华为计划在俄扩大零售网开设上百家门店 福特汽车计划投资约9亿美元在密歇根州生产电动汽车 从联邦快递、宝马到瑞银巨头集体警告全球经济 澳优去年多赚逾倍股息15仙 为什么爱哭?包文婧:就是个情绪波动比较大的人 柳俊烈看成龙电影获益良多对港片取景地感兴趣 美国吉他大师迪克-戴尔去世被称为冲浪摇滚之王 黄奕谈女儿被谣言中伤:感情风波的后果自己承担 姚晨调戏杨祐宁“好胸”晒《都挺好》摸胸肌剧照 丽水市委书记胡海峰在京拜访两位革命先辈后人 南投縣文化局推南投市文化尋寶地圖 李若彤和小12岁林峯合照无年龄差,提及“过儿”忍俊不禁… 凤凰新媒体拟4.48亿美元售一点资讯母公司32%股权 美军KC46加油机内部曾现碎片被停飞一周系波音生产 Angelababy成首个登上美国vogue封面女演员… 高山滑雪世界杯弗兹、施密德霍弗摘得滑降赛季桂冠 26万的特斯拉来了!将在上海生产,国产车慌吗? 事故黑匣子已找到波音修复737Max或需3到6个月 西部第2支锁定季后赛球队诞生双塔获58万奖金 携程回应五一机票涨价:系航空公司自行定价 JuiceWRLD首次登顶公告牌百大艺人排行榜 又是第一次!中国成卡纳瓦罗试验田这次能有回报吗 美银美林:远洋集团目标价降至3.51元跑输大市评级 星二代網紅涉最大宗入學舞弊廣告業配恐不保 任贤齐肖像权纠纷案一审胜诉品牌需致歉并赔偿 阿娇婚后冻卵暴增9公斤荷尔蒙失调运动也没用 2019海帆赛全环离岸赛拉开序幕强强对决上演! 刘炳国当选山东德州市长 Facebook游戏界面改版:新增游戏标签上架游戏A… 张柏芝现身校园“监督”儿子小Q魔性跑姿很俏皮 东契奇空砍29+13+10鹈鹕加时胜独行侠止6连败 人情还能值几个钱?国米的烦皇马对C罗的绝情 東海大學國際週熱鬧開鑼千名境外生展現多國料理 爱自由还是养娃贵?2018出生率普降京沪津东北垫底 钱军任北京电影学院党委书记侯光明不再担任(图) 猛人!他10天内跟俩妹子生俩宝宝,4个孩子4个妈 《大约在冬季》拍电影了!马思纯霍建华确定出演 多倫多街頭這些隨處可見的雕塑可“不簡單”啊! Costco賣巨型龍蝦螯,大到嚇人! 保时捷公布国产条件:某款车型销量达到5万辆以上 马卡:C罗至少值10个亿!皇马的脸都被打肿了 代表建议夫妻同休产假强制男性分担育儿?网友热议 芋兒鷄,肥腸魚,火鍋兔,泡椒蛙,巴適的板的美食只有這裏… 美图公司飙升9.97%年中与小米推新手机 销量|众泰汽车2月销量8696辆同比下降56.5% 登国际田联头版头条葛曼棋为中国短跑添荣耀 军人和退役军人专属银行卡将推出免收跨行转账费 钱江晚报:婚恋网站套路深急于求成易被坑 朝鲜披露河内会晤内幕:考虑暂停与美无核化谈判 野村:嘉里建设目标价升至35元维持中性评级 吴密察谈台北故宫新计划:会大幅度让文物轮流展览 約飯啦!小分隊想和你在華盛頓湖畔吃頓硬核東北菜!竟… 新澤西周末美食好去處(3/15/2019) 美国宣布停飞波音737MAX后波音出现一\"反常\"… 郭京飞人生的四次“挨打” 因凡蒂诺:卡塔尔世界杯扩军获90%支持联合会杯不再办 315晚会曝光聘证网、猎正网违规挂证目前已无法访问 阿富汗军人被曝多起不法行为:殴打承包商偷盗设备 瑞信:维持中国移动中性评级目标价82.5元 头两月工业增速异常咋回事?国家统计局这样解释 科比被娇妻嫌弃了!一切都要从他这4中0说起… 捷豹路虎下调全系车型售价路虎最高降8.5万元 反转了?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发霉照片系伪造三人归案 美媒:停飞737MAX将令波音损失数十亿美元九牛一毛 红蓝标退出舞台哈弗换黑标意义何在? 搅局中级车市场一汽丰田亚洲龙新车前瞻 沙特能源大臣积极看待\"欧佩克+\"协议对市场的影响 推迟脱欧给英国经济带来另一个维度的伤害 感情没有先来后到之分,只要合适就好 大陆多所高校清退不合格研究生对学位授予管理趋严 5G争夺战对中国意味着什么? 華裔楊安澤網紅選總統 电影院线牌照开闸:博纳影业获批牌照将跻身全国20强 张稀哲:集中时间仓促先吸取教练战术传球失误多 羽生结弦赛后维尼熊如雨下16名少女4分钟才收完 2018年国内新能源汽召回突破10万辆今年以来已有5… MINICLUBMANONE新增美学版售价23.… 谷歌或推游戏流媒体服务进入1400亿美元游戏行业 国产沃尔沃XC40申报图曝光多种风格可选 美联储青睐的收益率曲线在政策决定公布后走平 美国名校舞弊案震惊全球涉案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 小米年报公布:董明珠赢下与雷军“十亿赌局” 赏之味再挫近7%上市后连跌三日 东风启辰赞助2019年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 崔钟训说谎被戳穿向警方行贿数万元掩盖酒驾事故 祖巴茨晒女友送的惊喜生日礼物这狗粮我吃了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陈晖:顺风车属信息业 拜仁创近8年欧冠最差战绩阵痛或许才刚刚开始 18岁日本黑客轻松偷走交易所数百万日元 黑石集团CEO:无协议脱欧会让英国陷入衰退 德意志银行和德商行磋商合并合二为一猜想先睹为快 我军“核盾将军”程天民院士退休中央军委为他授勋 2019海帆赛三亚站颁奖仪式奥运冠军徐莉佳出席 2019海帆赛三亚站颁奖仪式奥运冠军徐莉佳出席 腾讯控股本周四放榜现涨2%获交银国际升目标价 调查:台湾64%受访儿童有交友困扰开朗的人易交朋友 瑞信:润啤目标价下调至39.5元给予跑赢大市评级 刘德华宣布成功申请红馆档期公布补场场次 嫌疑人童年照登上通缉令云南镇雄警方:找不到近照 好莱坞变局:713亿美元!迪士尼吞下21世纪福克斯 北京北辰实业去年纯利仅增长1%现价跌近4% 艺点意创巩书凯:保持对当前现状不满 黄渤探访南非大草原近距离接触长颈鹿新鲜感满满 交行被黑化的台前幕后阳谋还是阴谋? 山西乡宁山体滑坡事故仍有10人失联已致10人遇难 信达生物首席商务官刘敏:希望2019年达伯舒进入医保 FAA雇员曾警言波音在自家飞机安全质检上支配力太大 賴清德參選府:出訪前完成登記 韓國瑜訝異:香港進口農漁產台灣只佔百分之3.6 Bithumb将裁员50%还说大多员工是自愿退休 红米Note7Pro体验:芯片拍照给小金刚来次细分… 泰国人再揭1-5伤疤!空门不进就两个还有借口吗 武磊:在西甲进度超出预期做了很多准备应对压力 上证指数反弹停顿后的思考下一个目标在哪里? 2019诺卡拉17亚锦赛中国包揽前三目标东京奥运 库克到场参观电音大师CORSAK教大家制作灵感 人民币兑美元短线快速下挫短线超跌100点 豪华品牌经销商:集体降价后终端价格未受太大影响 齐达内把皇马盘活了!弃将在他手下都成了宝 外媒曝LadyGaga与鹰眼暧昧:花很多时间在一起 3000点之后怎么走?4位选基金“能手”来帮你 麦锐否认扣留李希侃个人物品抵债辟谣卖艺人传闻 百度入股东软医疗认缴出资额超2000万 直击|中联航前高管加盟瑞幸任副总裁负责战略合作 花旗:中广核电力目标价升至1.7元维持沽售评级 吉林队状元秀姜宇星获常规赛最佳新人奖 涉嫌欺诈山寨拼团“物美商城”遭查封 游戏熄火腾讯刹车:仍要面临toC营收依赖过重阵痛 VIPKID回应迪士尼无业务合作公告:曾获工作人员支持 社保掌上通被曝窃取用户信息递金网络回应:在整改 凯迪拉克CT5官图发布搭载2.0T/3.0T发动机 华为宣布获得首张5G手机CE证书MateX商用进程… 参股公司被央视点名深交所向蓝色光标下发问询函 索帅碰巴萨依然自信:这次要赢劣势?看看巴黎 政局稳定盈利可期摩根大通和高盛齐齐看多印度 直击|阿里云总裁张建锋:AllinCloud的时代… 方正IT与华为达成合作:旗下子公司成华为第6家总代